开发发展|任正非:师傅带徒弟也是职业培训!只有安静的水流才能在不经意间走得更远!

客飞发泽KFFZ.COM
2020-04-26
来源:开发发展KFFZ.NET

开发发展|任正非:师傅带徒弟也是职业培训!只有安静的水流才能在不经意间走得更远!

任正非接受《龙》杂志总编独家专访!据《龙》杂志报道,2020年4月22日,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兼总裁任正非在深圳华为总部接受了《龙》杂志总编辑贾正采访。以下为专访全文:


2020年4月22日上午,任正非在深圳华为总部接受《龙》杂志总编辑专访。


贾正:

任总您好,谢谢您邀请到深圳华为看看,并接受《龙》杂志专访。大家对您,对华为,都不陌生了,特别是去年五月您接受中外媒体采访时的一些金句,可以说圈粉无数。去年那次答记者问,是在美国压制华为的大环境下,当时您也谈到了尽管和美国有冲突,但华为终究要和美国一起为人类社会做贡献。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6月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指出,“当前,我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今春以来,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人们进一步加深了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理解。作为企业家,这一次,您对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经济一体化,对未来,有怎样的思考?

任正非:

目前中国最重要的是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要依靠科学、人才和教育来缩小与美国的差距。如果没有科学、没有人才、没有好的教育,就不可能有好的工业及农业的发展。中国首先还是要自己强大,比如说我们的农产品,在价格和质量上与美国的农产品有一定的差距,如何促进未来生物科学进步,这需要向美国学习。我们应该认真分析自身的弱点在哪里?比如低端工业,很多都迁移到了泰国和越南去了,但现在泰国和越南也已经开始产业升级,在不断争取中国高科技企业迁移过去。我们现在不仅要跟美国比政策优势,还得要与泰国、越南比优势,如果我们的优势没有比过他们,那么我们的目标和理想就不容易实现。因此,我们需要不断优化升级产业环境,提升国家竞争力。


2020年4月22日上午,任正非在深圳华为总部接受《龙》杂志总编辑贾正专访。


贾正: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教育兴则国家兴,教育强则国家强。您在一次采访中说,一个国家的强盛是在小学教室的讲台上完成的,多次提到我国基础教育的重要性,特别是农村的基础教育。然而现在的应试教育让社会把焦点放在了高中的冲刺上。如何提高教育质量,完善中小学教育体系,尤其是欠发达地区的小学基础教育。对此,您有何见解。

任正非:

我们要让国家变得更加繁荣稳定,首先就得让青少年有思想、有道德,这些思想和道德是谁给他们的呢?是小学教师。在十岁之前应该是培养孩子们的想象力、创造力最好的时候,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没有束缚。如果采取很好的教育方式,孩子们的才智能够得到很好的培养,创新能力会有很大提升。到了一定时间他们会自己选择科目学习,一个国家的教育应该是多姿多彩的,不能搞标准化的教育。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农村教育投入太少,原因是资金都拿去盖房子了,应该大幅提高教师收入,其实教师是维护社会稳定的基础,老师的话孩子们一般都是会听的。现在修建的房子很多都空着,能不能把这些修建房子的资金拿出来一些让欠发达地区的孩子们多增加点儿营养,孩子们茁壮成长就会报效国家,为国家做贡献。“一个国家的强盛,是在小学教师的讲台上完成的。”这句话是普鲁士毛奇元帅1870年提出来的,我只是引用了一下。

此外,不是所有人都能考上名牌大学,担负社会重任。高级职位是少数的,不能都走这条道路的人,应该发展职业教育,学一门技术就能就业,就业就能摆脱贫困。包括复员军人的安置,现在有几千万复员军人,退役军人事务部这些年做得不错,为国家稳定做了贡献,能否在复员军人转业时衔接职业技术学校,学一门技术,学一门手艺,这样就业就不太难了,还会给社会做出很大的贡献。

我们不能完全走精英教育,很多人不需要走那一步,一定要开展多样化职业技能培训,职业培训没有必要搞一两千人一起学习的教学方式。师傅带徒弟也是职业培训,德国很多职业学校就二三十人,就是师傅带徒弟,师傅收取的培训费能够养活一家人,并且徒弟也带出来了。特别像德国的汽车制造厂,我有次去德国斯图加特,工程科学院院长带我去看工学院一年级新生入学,入学的时候每个人发一个铁块,一幅齿轮图纸。要求学生不能用机器,全部用锉刀把这个齿轮锉出来,然后安装到变速器上,去路上测试,通过测试以后才能评分。为什么德国汽车的质量好,相对比我们的教育就是画了画图,并没有实践,所以制造出来的汽车达不到德国车的质量水平。中国这么大的国家,肯定要依靠实体企业才能充分解决就业。因为实体企业需要的是多层次的人才,有科学家、有专家、有工程师、有技工、有技师、有工人等等,这些人都就业了,社会也就稳定了。


贾正:

您说过,只有安静的水流,才能在不经意间走得更远。请您谈谈这其中的哲学道理。

任正非:

小溪浪花飞溅,总归是小溪;大江大河,静水潜流,力量很大。长江就是最好的无为而治,不管你管不管它,都不废江河万古流。


贾正:

面对新冠疫情和美国的进一步打压,2020年的开局好像比去年还要艰难。华为如何面对这样的双重挑战?

任正非:

是更加艰难,华为从2月1日起就恢复生产了,没有中断。春节期间也有不少人加班,因为我们要与时间赛跑。这次疫情对我们的生产、销售、交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有些配套厂家生产数量提升不上来,物流运不过来,在确保健康安全的情况下,我们帮助上、下游让他们开工。此外,国际物流也有影响,现在国际航班数量大幅度减少,空运费用上涨3-5倍,这对我们有影响,面对美国的打压,还是需要逐步克服,我们在基础研究上,还赶不上美国,补这一课还十分难。特别是补上基础科学这门功课。以前都是美国做好功课,我们买回来,现在这个功课我们要自己做,就需要多花一些资金和一些时间,经济收益会下降一些。


贾正:

在世界疫情影响之广、全球经济发展受困之深的情况下,华为在国内和海外的生产、销售情况如何?疫情打乱了今年华为整个的发展节奏吗?

任正非:

此次疫情对电子工业打击不大,因为大家都要在家里办公,在家里开会,网络现在忙得不得了。华为一季度增长1.4%,增长是低了一些,而且我们没有停工,因为我们的卫生保障政府认为很好,赶工期增加了投入。影响最大的是餐饮、旅游、航空、酒店等行业,疫情对电子工业没有太大影响,反而需求比以前更大了。


贾正:

有很多人认为这次疫情会重塑全球产业链,欧美日各国会加速将产业链中的核心环节向本国转移,您如何看待这个趋势?您认为这一趋势将会给中国的制造业带来什么影响?

任正非:

将产业链向本国转移是错误的,因为经济一定是走向全球化,只有全球化才会有竞争力,没有全球化就没有竞争力。任何一个国家不可能单独构建一个全要素能力,单凭一国之力搭建全要素产业链的成本是非常高的。目前,我国大量中低端制造业都在向泰国越南等国家转移,美国又在打压我国的高科技产业,中国制造业正处于中间层,一定是很困难的,不能有太多的幻想。


贾正:

我们注意到华为P40手机当中已经完全没有谷歌的东西了,搭载的是华为自己的移动服务HMS。请问目前HMS在海外推广的进展如何,和谷歌相比,HMS有哪些优势?最近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接受采访时表示,华为手机已经可以完全不用美国零部件,请问这一情况属实吗?

任正非:

不用美国零部件是可以的,但是别人不买怎么办。安卓和苹果的操作系统在世界的销售量是巨大的,消费者已经熟悉这两个操作系统。华为是个后来者,要让消费者认同我们的操作系统是很艰难的。所以说,华为的操作系统要想超越安卓和苹果的操作系统,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但不会超过300年。我们与谷歌、苹果的关系十分友好,虽然我们的手机没搭载安卓系统,但是三星等其他品牌手机有,我们的5G基站在全世界销售,苹果、三星等品牌手机使用我们的基站,有了生态。我们要感谢苹果与安卓,5G性能得到很好的发挥,就等于帮了我们的忙。安卓在帮我们的忙,苹果也在帮我们的忙,如果没有他们的生态,我们的基站又有何用呢。所以华为的操作系统没有恶性竞争,只是说当别人不给我们的时候找个出路。我们这个操作系统才刚刚开始,安卓的生态系统有280万个APP,我们的生态才有上万个,有巨大的差距。当然,我们的系统是后研发的,会有一些优点,但优点也得是消费者体验以后才会得到认同。


贾正: 华为未来会将手机中的美国零部件都替换掉吗?

任正非: 不会,美国永远都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去年在美国采购了187亿美元的零部件,过去只有110亿美元,大幅增加了对美国零部件采购量。美国政府也批准了一些美国公司向我们供货。美国少数政治家的提议不完全代表是美国政府的意见,很多美国公司得到美国商务部的批准向我们供应零部件,我们没有替换美国零部件的想法。


贾正: 这次疫情中,华为给美国和加拿大捐赠了很多口罩和医疗防护物品,但有人对此提出了质疑,认为此举是为了让加拿大允许华为进入当地5G网络建设,影响孟晚舟女士在加拿大的引渡案,您如何回应这类质疑?

任正非: 我们对很多国家都提供了防疫支持,这些不是我们的主业,我们的主业是信息通信,比如西班牙国王给我打来电话,我们就紧急运送了一批防疫物资过去。给美国和加拿大捐赠都是他们求助后我们才捐赠的。总的来说,人们都需要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只要有求助,我们就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给予支持,这些捐赠是属于人道援助,没有目的,没有任何交换条件。


贾正: 您认为作为一家中国企业,在海外获得信任的关键是什么?中国科技公司如何做,才能更好地赢得世界的信任?

任正非: 要把客户的利益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要诚实守信,遵纪守法,只有这样才能适应国际环境,才能在国际激烈竞争中生存下去。


贾正: 中美关系直接影响到华为,您如何看中美关系的发展,对两国关系是否乐观?

任正非: 华为是个单纯的商业公司,且在美国没有销售,目前对华为没有太大的影响。


贾正: 据我所知,华为至少有700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120多名化学家、六七千名基础研究的专家以及6万多名工程师。华为如何吸引及培养造就了最优秀人才?

任正非: 社会上可能会认为华为不会有这么多科学家,是因为他们把科学家神话了,科学家有从事理论的,有应用层面的,有算法的。我们在底层算法上获得大量突破,我们把这些不直接创造价值的优秀专家也称为科学家,他们大多数都是外籍的高端员工,构成了理论结构上的突破,所以华为公司学历结构上还是比较高的。当然在有些操作系统研发上,中专生、大专生也占据一定比例。吸引人才最关键的是使命感,提供想干事、干成事的平台就满足了科学家的最大愿望。其实科学家并不在乎别的东西,只在乎如何实现自己的理想。


2020年4月22日上午,任正非(左一)在深圳华为总部接受《龙》杂志总编辑贾正(右一)专访。


贾正: 任总,我读过您撰写的很多关于华为的文章,比如《华为的红旗到底能打多久》,我想知道,如果有一天华为迈入后任正非时代,传承了33年的企业文化基因会变异吗?您对华为的未来1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发展,有怎样的规划?

任正非: 我在与不在都不会有什么影响,华为一样会惯性前进,我现在也影响不了华为,我在华为是没有权力的人,权力不在我手里,权力在公司的流程里,我可以讲讲我的想法和看法,但不影响决策和规划。


贾正: 您是华为的当家人和创始人,年届76岁,这几天媒体报道您半年内两次卸任华为子公司的董事,猜测这是您对外传递要退休的信息,是有这样的打算吗?如果有一天退休了,您的生活有什么安排和计划?

任正非: 这是清理几十年来的一些子公司,退出去以后让基层年轻人担任职务,这不代表什么信号。公司按程序让我们从子公司退出了,按程序把我们都免职了,这是一个正常的操作,不代表什么。我没什么爱好,如果有一天退休了就喝茶,没啥事儿就多喝两杯。上班就喝咖啡吸收宇宙能量,喝茶就消遣消遣。

(来源:《龙》杂志)


达合奕教室24.jpg


阅读 1006965
分享
写评论...